華商原創
 

港澳律師可在大灣區內地9市執業向律師界釋放了什么信號?
發布時間:2020-11-17  來源:華商律師  返回

       近日司法部正式發布2021年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公告,符合條件的香港法律執業者和澳門執業律師通過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取得內地執業資質的,可以從事一定范圍內的內地法律事務。

港澳律師可在大灣區內地9市執業這一話題此前引起業內業外廣泛關注,這一新舉措對大灣區律所及律師意味著什么?對大灣區法律服務業將帶來什么影響?華商律師事務所首席合伙人高樹主任就此話題曾接受媒體采訪,今日將采訪整理成文,與律師同行分享。

 

 

 

△公告截圖

 

1  《決定》釋放了積極的、善意的信號

 

8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授權國務院在粵港澳大灣區內地九市開展香港法律執業者和澳門執業律師取得內地執業資質和從事律師職業試點工作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未來在大灣區內地9市,符合條件的香港法律執業者和澳門執業律師通過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取得內地執業資質后,可以從事一定范圍內的內地法律事務。近日,司法部發布2021年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公告。本次考試考場設在廣東省深圳市,視澳門報名人員規模,也可以同時在廣東省珠海市設立考場。

在我看來,《決定》是在粵港澳大灣區新的歷史時期,新的國際國內形勢下,推進大灣區法律服務共同體建設的一個重要舉措,并且釋放了幾個重要的信號。

首先《決定》選擇在大灣區內地9市作為試點,從區域開始建設高層次的法律服務共同體。粵港澳大灣區存在著多個法系,香港適用英美法系,澳門適用葡語法系,我們更多的是大陸法系,經常面臨法律沖突。在這個背景下,港澳律師可在大灣區內地9市執業的新舉措打開了一個口子,銜接了不同法系、法律制度下的法律工作者和執業律師,使他們可在一個平臺上展開跨市、跨法域合作,解決了過去幾十年都沒有解決的問題,這是一個重大突破

第二、《決定》為港澳律師打開了一個嶄新的發展空間,釋放了更多改革紅利。港澳律師的執業領域、范圍、內容得到延展,據我了解,對香港律師界來說,這是他們期盼已久的。與此同時,港澳律師與內地律師的聯系也更緊密了,并顯示了大灣區律師的開闊胸襟,以開放的姿態接納港澳律師同行一起開展執業活動。

第三、《決定》是在建設粵港澳聯營所的基礎上,在實現三地聯通以及法律體系深度銜接上,更進一步。我認為這是一個積極的、善意的信號,《決定》的出臺表明現在法律服務市場有這樣的需求,對港澳、內地律師來說都是一個機遇,尤其是試點的大灣區內地9市的律所和律師應做好準備,如何迎接《決定》的落地,如何與港澳法律工作者共同合作。

 

2  粵港澳大灣區法律業務體量將得以提升

 

從經濟發展角度來看,《決定》對大灣區內的企業將帶來顯而易見的現實意義和作用。將來企業法律服務需求的頻度密度越來越高,以往企業在解決法律服務需求時,往往會面臨跨法系的壁壘和障礙,尤其是對大灣區內涉港涉澳的企業來說,業務范圍廣,在法律適用、法律查明、法律沖突以及在爭議解決等多方面都存在著制度壁壘、專業壁壘,以及服務落地的壁壘。試點工作開展以后,港澳律師可到內地執業,那么企業解決問題會更便捷、便利。

從粵港澳大灣區法律服務業發展來看,我認為《決定》將帶來正面影響。目前粵港澳大灣區區域協同優勢未完全發揮,法律服務業的整體布局、結構性調整存在滯后。如果試點鋪開,粵港澳大灣區形成一盤棋,各地法律服務業可以進行資源整合、專業整合,大家在一個平臺上交流合作,粵港澳大灣區整體的法律服務體量將有所上升,規模也將日漸擴大。

業務體量有所上升,但業務重心我認為短期內不會有太大變化。以前律師提供的法律服務是以內地企業在香港上市、股票發行為主,現在可能增加為港澳地區企業赴內地發展的業務。因為展開試點,港澳法律從業人員進入內地,企業會覺得更有保障,業務可以延伸到內地來。同理,港澳律師進入內地執業,內地企業赴港赴澳發展心里也更有底,所以業務重心不會變,業務應有所增多,估計港澳企業赴內地發展的法律業務會明顯增加。

 

3  對《決定》出臺此前已有預判

律師面臨的機遇大于挑戰

 

如此看來,對于律所而言,《決定》帶來的更多是機遇。我以前常說,淺淺的一道深圳河,把深圳和香港兩地的法律服務業和從業人員隔開了,我們就在對面,真正合作起來卻沒有那么便利,在合作的很多方面存在阻滯。對于大灣區其他城市而言也是如此,看著近,實際離得遠。《決定》能夠讓港澳的律師進入內地執業,各方合作機會增多,可能實現1+1大于2的效果。

更重要的一點是國際化方面。以前溝通合作不那么密切,香港律師或許容易忽視眼前的機會,現在機會來了,回過頭來與試點城市的律所、律師展開深度合作,便于我們更好地走國際化之路,同時因為體量增大,國際化的基礎也將逐漸形成。

當然挑戰還是存在的,因為港澳律師到內地執業,有些業務會有競爭,那么就要把競爭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而把競爭良性作用發揮到最大,這也是對我們的一個考驗。

最近一段時間,《決定》受到大家高度關注,關心未來將產生的影響。事實上,我們對此已有預判,華商在前海設立了全國首家華商林李黎(前海)聯營律師事務所,在香港設有分所,在澳門設有聯營所,在這方面我們進行了探索。根據《決定》精神,華商將做相應調整,比如我們正在構建新型的國際化體系,考慮到這一變化,我們將重新審視和香港、澳門律師的合作體系,希望和我們合作的港澳律師們積極參與試點,提升合作深度,也希望更多港澳律師參與試點。另一方面,國際化具體布局上,對于吸收外向型的涉外人才方面,我們也會做一些調整。

此前我們參與了一些研討會,也與香港的律師交流。從我個人的角度,大約在20年前,我就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如何推動建設三地法律職業共同體。所以我們對《決定》的出臺并不感覺突然,華商一直在探索,相對來說比較容易和《決定》的落地配套。未來我們將吸納更多港澳律師,開展更緊密、更務實的合作,尤其是業務方向上,重點側重資本、并購、破產,以及商事仲裁和調解領域。

 

4  對政策實施的幾點希望

 

在《決定》落地推進過程中,我們也有幾點希望。第一、希望借此機會,引進高素質的法律專業人才,尤其是要引進一些曾在國際大所工作過,擁有寬闊國際視野和國際影響力的港澳律師。港澳律師的國際化發展程度更高,希望政策推廣時鼓勵這類律師來報名考試,讓他們發揮帶動和引領作用,助力大灣區法律服務業更專業化、更國際化。

第二、在試點工作的基礎上,做好相應的對接和配套措施,進而探索律所與律所之間的深度合作,使得大灣區內的律所能與港澳,尤其是香港大所保持緊密而非松散的合作關系,也利于大灣區律所走向國際。《決定》真正落地可能面臨銜接問題,比如港澳律師來內地是獨立執業,還是加入到律所執業。再比如稅收問題,我認為大灣區律師的稅收改革可以參考香港律師業的稅制標準,制定相應政策。在律所與律所合作層面,也可適當給予一些優惠政策,包括剛剛提到的稅制改革。試點讓我們看到了國家堅定改革開放的信念,那么一定程度的優惠政策既能讓雙方樂見其成,也有利于深化律所合作,切實引進港澳優秀律師人才,形成良性的合作機制。同時我希望,在《決定》落地實施等具體問題上,相關部門也盡可能多聽聽律師界的反應和建議。

第三點也是我重點想要探討的,則是一個雙向開放的問題。我始終認為,大家都秉持開放的心態,保持著雙向的互動,港澳律師通過考試,可在大灣區內地9市執業,港澳是否也可謹慎而有限的開放,對從事某一領域的大灣區內地律師,比如從事資本或涉外業務的律師開一個口子,以嚴格的資質和條件篩選,允許他們小規模在港澳地區執業。因為大灣區未來或將成為世界經濟體量最大的灣區,如果法律服務共同體建設沒有跟上經濟發展的速度,不能形成雙向互動,那么也可能影響經濟的發展。

從目前的情況看,內地律師國際化水平相對不足,港澳律師業國際化走在前面,但是經濟體量不如內地,想要真正做大做強國際化,經濟體量和律師業務體量都是關鍵指標。如果粵港澳大灣區三地優勢互補,律師業務體量做大,那么國際化也能做強。同時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發展,包括社會治理的良性發展,區域協同發展都將有推動作用。

大灣區一體化發展十分重要,尤其我們所處的深圳,經歷了40年改革開放,新時期如何進一步發揮橋頭堡作用,構建更加開放的格局,這是我們必須思考的問題。希望通過試點的探索,為新一輪改革開放,新一輪粵港澳經濟的繁榮找到強勁的法治保障。

第四、希望粵港澳大灣區法律服務業一體化發展落到實處,我們能夠在具體的業務布局、業務交流、業務合作、新型業務的拓展上有所創新。廣東現在有5萬余名律師,然而廣東的律師業與北京上海存在一定差距,希望能以此為契機,挖掘新型業務,找到突破口,迎頭趕上,甚至有所超越。

 

5  大灣區內地律師有危機感才是好事

 

總的來說,港澳律師內地執業試點釋放了積極的信號,我們可以發揮各自的資源優勢,形成合力共同推動粵港澳大灣區法律服務市場做強做大。可能一些大灣區內地律師對港澳同行來執業不免有焦慮與危機感,最后我想來討論一下這個問題,我的觀點是有危機感是好事,沒有危機感才是壞事。

大灣區是嶺南文化的聚集地,許多人都有著小富即安的心態,這在很大程度上不利于律師業發展。以深圳律師為例,上世紀80、90年代,深圳律師業處于領先地位,而后疲態初顯,北京上海等地的律所競相進軍深圳法律服務市場,大家開始沒有緊迫感,結果發現不對勁,很多律所和律師做著做著就被淘汰了,甚至一些老牌律所做著做著就沒了。如今回過頭看,深圳本土有影響力的律所越來越少了。

這些是值得我們深思的教訓。如今試點工作逐步推進,可能產生“鯰魚效應”,港澳律師來內地執業,那么內地律師受到外部刺激,開始積極參與競爭,我認為這是一種良性競爭,有可能激活整個法律服務市場。

另外從長遠發展的眼光看,我們應該站得更高,眼界更開闊,胸襟更寬廣。唯有在競爭態勢上的合作共贏,才能做強做大法律服務業,相信這應該成為大家的共識。所以我認為有危機感是好事,讓大灣區內地律師緊抓此次機遇,以一種使命感和急迫感,參與到法律服務市場的創新發展,促進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繁榮和法治建設。

 

(作者:高樹華商律師事務所首席合伙人主要執業領域為境內外投融資、企業合規、行政法、重大項目及案件糾紛爭議解決)



返回





榮譽專題
華商公益活動
腾讯分分彩技巧皿可63390 三肖中特期期谁黄大仙i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记录 (^ω^)MG好多怪兽彩金 网上怎么买彩票2020年 (*^▽^*)MG孙悟空免费下载 合数单双中特期期准 10博备用网址 (★^O^★)MG沉默的武士_电子游戏 上海天天彩 河南快三开奖预测 (^ω^)MG东方珍兽闯关 (-^O^-)MG搞笑斑马_电子游戏 mg冰球突破摆脱技巧 湖北快3最新开奖 (★^O^★)MG圣诞大镖客游戏 (★^O^★)MG吉祥8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