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商原創
 

民間借貸“新規”六大要點解讀
發布時間:2020-11-13  來源:華商律師  返回

前  言

2020820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修改〈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的決定》(下稱《新規》),并宣布即日起開始實行。《新規》相較2015年頒布并施行的民間借貸司法解釋(下稱《舊規》)做出了多項重大修改,將直接影響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之間進行資金融通的行為。

因此,筆者將結合《新規》的重點變化,對于《新規》利率保護上限調整、《新規》施行前后對利率保護規則的影響、復利上限調整、逾期利息計算、轉貸限制、借貸關系無效情形認定等六大要點進行一一解讀。

 

01  利率保護上限調整

 

利率保護上限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最高法為民間借貸利率規定了一個最高值,超過這個最高值的利息,即使借貸雙方約定,起訴時法院也不會支持償還。原先的司法實踐中,法院采取“固定的兩線三區”的規定,而《新規》實施后調整為“浮動的一線兩區”。(見下圖)

 

 

 

圖中的LPRLoan Prime Rate的縮寫,中文名為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在LPR報價行名單上的各大商業銀行每月向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提交本行向最優質的客戶執行的貸款利率,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去掉最高報價和最低報價后取算數平均值得出LPR,并于每月20日公開發布,讀者可在貨幣政策司官方網站查詢最新數據。(注意:LPR分為一年期和五年期兩個品種,民間借貸利率皆參照一年期LPR計算,本文以下所稱“LPR”,除非特別說明,皆以合同成立時一年期LPR為準。)

相較以往的固定利率,以浮動的LPR為基準計算利率保護上限能夠及時反映金融市場的波動情況,體現了對市場規律的尊重。但是近期LPR持續下行趨勢可能抑制民間借貸行為的活躍度,反映出法規對民間金融市場的管控。

 

 

 

此外,《新規》第三十條沿用《舊規》規定,借款合同中約定的違約金、服務費、中介費、保證金、延期費等其他費用屬于“變相利息”,與約定利息合并計算后超過四倍LPR的部分同樣不予支持。

 

02  《新規》施行前后對利率保護規則的影響

 

《新規》于2020820日施行,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審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以合同成立時LPR利率的四倍為保護上限。由于LPR標準在2019820日后方才出臺,故借貸行為發生在2019820日之前的,可參照原告起訴時LPR利率四倍確定受保護的利率上限。對于《新規》施行前后的利率保護規則,筆者梳理如下。(見下圖)

 

 

由此,對于《新規》施行前后,超出利率保護上限的利息是否可以請求出借人返還,則成了一大爭議焦點。而對是否返還利息,返還多少利息應結合利息支付時間、年利率及案件受理時間分情況討論。(見下圖)

 

備注:以202010LPR數據為例  

 

首先,《新規》出臺后(2020820日以后)支付超過四倍LPR利息的借款人,可以請求返還超過四倍LPR的部分利息。

在《舊規》“兩線三區”的規定出臺前,我國曾長期采用“一線兩區”的規定,不同的是,以前的線是“中國人民銀行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該標準現已取消)。根據當時的規定,民間借貸利率超過該標準的,屬于高利貸行為,超出部分無效。【參見《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取締地下錢莊及打擊高利貸行為的通知》(2001131日施行)】

換言之,我國對民間借貸的政策由緊到松,現又再次趨于緊。再考慮到近些年民間借貸市場“套路貸”、“校園貸”等種種亂象,為了加強對民間借貸市場的監管,引導市場健康發展,對于民間金融的監管回歸嚴控模式也是政策上的需要。

再說《新規》出臺前支付超過四倍LPR利息的情況,為何按年利率36%以下支付的利息,無論何時起訴受理,都不能請求返還利息?

在《新規》出臺前,借款人和出借人已經依據當時有效的《舊規》自愿地、合法地結束了債權債務關系,借款人沒有起訴的事實和法律依據,若法律干涉已經結束的合法借貸關系將違背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

最后,為何在2020820日前按年利率36%以上支付的利息,法院在2020820日以后受理案件的,借款人可以請求返還超過四倍LPR的利息?

因為無論《舊規》還是《新規》目前(以202010LRP數據為例)都不保護超出年利率36%的利息,借款人有起訴的事實和法律基礎,可以起訴出借人。而案件在2020820日以后受理,意味著法院要適用《新規》,既然《新規》僅保護四倍LPR以下的利息,若借款人要求返還超出利率保護上限利息,法院應當依照《新規》予以支持返還。這一情況顯然有利于借款人而不利于出借人。

 

03    復利上限調整

 

現實生活中不少借款合同采用復利(俗稱“利滾利”)的方法計息,這種時候怎么確定保護上限呢?

根據《新規》第二十八條,法院依然支持“利滾利”的約定,但每一期的利息不能超過四倍LPR,超過部分不能算入下一期借款本金。

此外,整個借款合同完成后,總共的本息和不能超過以最初本金為基數,四倍LPR為利率的借款本息之和。

 

04   逾期利息計算

 

還款日到了,約定的本息還沒還完,未還的錢應該如何計算利息呢?

《新規》對逾期利率依然采取有約定從約定,約定不得違反法律規定的態度。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借貸雙方既沒有約定借期內利率,也沒有約定逾期利率的情況。(即無息借款)

出借人雖然沒有要求借款人支付利息,但借款人自然有義務按期歸還本金,逾期不還的,屬于《合同法》和《民法典》(自202111日起施行)中的違約行為,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由于《新規》并未給出“逾期還款違約責任”的具體計算標準,筆者則認為,按借貸發生時一年期LPR為計算標準較為合理和公允,符合最高院一貫的裁判思路。

在《舊規》施行前,未約定利率的逾期借款利息的處理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第九條規定:“公民之間的定期無息借貸,出借人要求借款人償付逾期利息,可參照銀行同類貸款利率計息”。2015年出臺的《舊規》則明確以固定的6%的年利率計算逾期利息,再按四倍計算原則,將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定為24%

現在,LPR取代了人民銀行貸款基準利率,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為一年期LPR的四倍,則逾期利息的利率按保護上限的四分之一計算,剛好是一年期LPR

從《新規》施行后至今的現有判例來看,借貸行為發生在2019820日前的,由于當時還沒有出臺LPR標準,逾期利率可參照原告起訴時的一年期LPR。借貸行為發生在2019820日后的,逾期利率可參照合同成立時的一年期LPR。這一標準也符合精準反映可預見損失的要求和本次修改大幅降低融資成本的目的。

最后,根據《九民紀要》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統一法律適用加強類案檢索的指導意見(試行)》關于同案同判的精神,新案件與裁判生效的案件在基本事實、爭議焦點、法律適用問題等方面有相似性的,應當參照以往判決,故后續司法實踐應當參照上述案例確立的標準。

 

05   轉貸限制

 

《新規》在對轉貸行為的限制上有什么變化嗎?

根據《新規》,套取金融機構貸款轉貸的借貸一律無效,無需“借款人存在高利轉貸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應當知道”的前提條件。同樣,向其他營利法人借貸、向本單位職工集資再轉貸的,不再要求借款人事先知道或應當知道,只要在此種情形下轉貸,即為無效。

而根據我國《合同法》第五十八條和《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七條,一旦借貸合同被認定為無效,借款人只需返還本金,無需支付任何利息。由此可見,立法者實際上通過降低借貸合同無效的門檻,加大了對上述行為的懲罰力度,強化了金融監管制度。

 

06   借貸關系無效情形認定

 

與《舊規》相比,《新規》中法院認定借貸合同無效的情形有變化嗎?

《新規》新增了以下幾種合同無效情形:

1. “以向公眾非法吸收存款等方式取得的資金轉貸的民間借貸合同無效

非法吸收存款取得的資金,實為贓款,用其轉貸自然無效。

2. “未依法取得放貸資格的出借人,以營利為目的向社會不特定對象提供借款的民間借貸合同無效

《新規》增加了“職業放貸”情形下民間借貸合同無效的規定。適用該條款需要三個條件。首先,放貸人沒有取得放貸資格。根據《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取締辦法》,發放貸款需經中國人民銀行及其他有權機關批準。其次,行為人以營利為目的而進行借貸。

最后,放貸人向“社會不特定對象提供借款”。根據《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指兩年內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單位和個人)以借款或其他名義出借資金10次以上,貸款到期后延長還款期限的,發放貸款次數按照一次計算。親友、單位內部人員等一般不屬于不特定對象

根據《九民紀要》第五十三條,民間借貸比較活躍的地方的高級人民法院或者經其授權的中級人民法院可以依據本地區的實際情況制定具體的認定標準。最高院在其編著中提出,民法上對于職業放貸的標準不能嚴于刑事司法解釋的標準。【參照: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編著:《<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9年版,第341頁】

所以,日后對第三個條件的判斷應當參照當地法院的指導標準,且不嚴于“兩年十次”的刑事標準。

3. “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民間借貸合同無效

《舊規》中,只有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的”借貸合同無效。《新規》中則刪除了“效力性”的字眼,僅保留了“強制性規定”。我國強制性規定區分效力性和管理性,合同違反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的,一定無效,違反管理性強制性規定的,則不一定無效。

筆者認為,雖然司法解釋對原條文有所刪改,但這并不意味著法院會擴大認定合同無效的情形。這一更改的主要目的可能是出于統一不同法律間的語言表達,與《合同法》第五十二條和《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相對應。實務中仍需依據《九民紀要》的指示,慎重判斷“強制性規定”的性質。

 

結  語

 

2020年此次民間借貸司法解釋的修訂,將對民間借貸領域產生深遠影響。無論是大幅降低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增強轉貸限制、還是增加民間借貸合同無效的情況等重大變化,都反映了國家引導整體市場利率下行,嚴格規管民間借貸活動的意圖。作為民間借貸的直接參與者,我們每一個人都應當給予足夠的重視,積極適應新的法律和市場環境。

 

(作者:王雷,華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主要執業領域為民商事爭議解決、金融和投融資業務、企業法律顧問等)



返回





榮譽專題
華商公益活動
腾讯分分彩技巧皿可63390 乐里斗福州麻将pc 李逵劈鱼怎么玩 香港麻将外卖事件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澳洲幸运10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技巧 莱特币矿机多少钱一台 甘肃11选5号码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一 jj棋牌平台 刮刮乐蓝玫瑰中奖图片 玩百家乐的好处—官方网址 mg游戏不开户试玩的平台 竞彩篮球大小分推荐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比特币挖矿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