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商原創
 

《民法典》編纂下的自然人制度完善——基于破產法的視角
發布時間:2020-11-11  來源:華商律師  返回

        摘 要:自然人破產是現代破產制度的起源,世界各國法律逐漸開始承認自然人的破產能力,并且賦予相應的法律效力。但是在我國的破產立法中,仍然對自然人的破產能力秉持保守態度,《民法典》對此沒有規定,不能不說是一重大缺憾。本文將簡析自然人破產制度的構建方式,希望能夠進一步完善我國《民法典》在自然人破產制度方面的內容。

關鍵詞:自然人制度;破產法;破產權利

 

引 言: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逐漸趨于穩定,將自然人排除在破產主體之外的制度已經不能跟上當下社會的發展腳步,剛剛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沒有規定自然人破產制度。目前個體商戶和合伙企業已經成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主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除此以外,還有大量的自我雇傭商事主體以微商自由職業者等形式存在。由于個人破產制度長期缺失,這部分商事主體一旦遭遇市場風險,需要以各人名義承擔無限債。因此,建立完善的個人破產制度非常重要。20201011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明確提出要推進破產制度和機制的綜合配套改革,試行破產預重整制度,完善自然人破產制度。與此同步,《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于202131日起施行,這是當下自然人破產立法和司法實踐的地方性和實驗性的一次重大突破。

 

 立法模式比較

 

1.1自然人破產的立法主義

目前,在國際上關于自然人的破產主義一直沒有定論,當下國際通用的自然人破產主義主要分為兩種[1]。首先是商人破產主義,所謂的商人破產主義,就是將自然人區分為商人以及非商人,如果商人在日常的交易或者資金流通過程中,出現債務過多無法清償時,就適用破產法中的相關條例,而非商人在日常生活中產生難以清償的債務時,就需要通過民事法律條例解決。另外一種就是一般破產主義,該種破產主義則是為所有自然人賦予破產能力,只要自然人滿足破產條件,那么便可宣告破產,并且其中的破產事件也可以適用破產法中的相關條例規定。從我國的國情來看,民商合一是當下我國民商法的立法傳統,也就是說,民法和商法之間的關系,必然會對破產法中的內容造成一定影響。由此在我國的立法環境里,未來個人破產制度應當成為《民法典》自然人制度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1.2自然人破產立法體例

通常情況下,自然人破產立法體例可以分為兩種,其一是自然人破產單獨立法,其二則是統一立法[2]。從當下國際通用的破產主義來看,單獨立法主要適用于商人破產主義,而統一立法則是在一般破產主義基礎上的立法模式。上文中提到,由于我國的立法習慣或慣例是民商不可分的,因此,我國可以選擇統一立法模式,相對于獨立立法模式,統一立法模式能夠節省大部分的立法資源。也就是說,統一立法,可以在我國原本的破產法基礎上,對自然人破產制度進行完善。

 

 自然人具體破產制度設計

 

2.1自由財產制度

2.1.1自由財產的立法例

目前域外的自由財產立法例主要有兩種:首先是英美法系國家的列舉式立法,該種模式是指通過法律相關條例的規定,將自然人的自有財產進行逐一列舉[3]。另外一種就是大陸法系中的概括性立法,所謂的概括性立法,就是在自然人的財產中,可以不接受強制執行的財產。該種立法模式賦予了法官對自有財產的裁定權利,法官可以在特別的案件中,對自然人的財產進行確定。

2.1.2自由財產的范圍

通常情況下,自然人的自有財產主要分為以下幾種:第一,自然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例如自然人的服裝、動產、家居以及食品等等;第二,自然人在日常生活工作中需要利用到的職業用具;第三,自然人受到的賠償金或者福利性救助金等。

2.1.3我國關于自有財產制度的選擇

目前,我國的破產法并不適用于個人,因此,也沒有明確的自有財產制度。于自有財產相關的法律條例僅存在于我國《民事訴訟法》中的222條、223條中:應當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撫養家屬的生活必需費用應當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縱觀各國對于自由財產制度的立法例,不同的立法模式存在著自己的利弊,在自由財產的概括主義的實際裁定中,通常需要法官自行判定。雖然該種方式較為靈活,能夠根據自然人的情況對其財產進行裁定,但是裁定過程過于復雜,難以把握自然人自由財產的范圍。而列舉主義雖然相對具體,但是無法將自然人的所有財產詳盡的羅列出來,也難以明確不同財產是否屬于自由財產的范圍內。因此,想要構建完善的自有財產制度,我國大可以將兩者進行結合,首先,在自有財產中,先明文規定任何情況都不得扣押的財產部分,其次,再利用列舉的方式,對其他財產一一列舉,裁定自然人的自有財產。另外,在進行自有財產裁定的同時,也要考慮到自然人的物質生活以及精神生活。

 

2.2破產免責制度

2.2.1破產免責制度立法例

國際通行的破產免責制度主要分為兩種:當然免責制度以及許可免責制度。

當然免責制度是在自然人破產程序完結之后,自然人不需要通過申請,即具備相應的免責權利[4]。另外,不同地方的立法,其免責權利生效的時間也不同。部分地區制度中,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結束后的兩個月內,可以由債權人或者破產托管人向本次免責提出異議,再由法院二次審理,確定其免責權利。

許可免責制度,就是在自然人宣布破產后,并且在破產程序完成之后,由債務人向法院提出免責申請,法院根據實際的債務情況以及破產情況決定自然人是否具備免責權利。

2.2.2免責的具體條件

在免責條件方面,國際上流通的制度各不相同。例如英國對免責條件的規定,就較為苛刻,免責應當作為債權人利益的附屬,也就是說,債權人有權選擇維護自己在債權方面的合法權益,決定債務人的免責權利。

考察域外的幾種免責條件,我們可以總結出幾點經驗,首先,世界各國都不會對免責的條件進行詳細的規定;其次,在部分實質的規定內容里,對不誠實的債務人不予以免責,而對于誠實債務人,也要考慮其在法定時間內是否曾發生過破產,并獲得過一次免責,如若曾獲得免責,那么本次宣告破產,則不能免責,另外,自然人破產時,如果做出破產相關的違法犯罪行為,也不予免責。

2.2.3破產免責的效力

2.2.3.1效力范圍

破產免責的債務范圍應當是有限的,自然人在宣告破產時,對于國家以及違法行為的債務不得免責。

2.2.4我國破產免責制度的選擇

2.2.4.1立法例的選擇

參考域外兩種立法例,分別是當然免責制度以及許可免責制度[6]。目前大多數國家對自然人破產后的免責制度都是選擇當然免責制度,但是該制度存在一定的問題,該種制度極易被破產人濫用,甚至引發一些道德方面的危險。并且極易導致債務人與債權人之間就債務清償問題產生糾紛。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我國立法應采用許可免責制度,通過法院法官的判決,決定債權人是否具備免責的條件。也就是說,在當事人申請破產后,由法院作為破產人破產情況的認定,并且承擔相應的監督義務。

2.2.4.2免責條件的規定

為了避免破產免責制度被濫用,因此破產免責應當具備一定的條件限制。首先,我國可以采用列舉式,對不予免責的事由進行一一列舉,并且將其與自然人宣告破產時的是由進行比對;其次,對于不誠實的債務人,不給予免責權利,同樣,也要有明確規定債務人不誠實的行為,并在自然人申請破產時,將這些行為告知于破產人。另外,在法定期間,如果自然人已經申請過一次破產,并且切實獲得過以此免責的,則不予免責,同時對該自然人的免責次數進行限制。

2.2.4.3免責效力的規定

我國的免責效力規定可以分為三方面,首先是免責效力不能觸及到國家以及違法犯罪行為產生的債務;其次,債務人獲得免責后,可以免除繼續清償范圍內債務的責任;最后破產免責對所有債權人都具備相應的法律效力。

 

2.3破產失權和破產復權

2.3.1破產失權立法例

就大陸法系而言,失權普遍存在于各國的破產法規定之中,自然人破產時的失權時間以及相應的裁定方法各國的規定都不同。在目前國際上主要流通的有兩種。分別為當然形成主義以及裁判形成主義。

所謂的當然形成主義,就是在自然人宣告破產的同時,產生失權效果。并且,無論以何種方式導致破產,并宣告破產,其失權效果都是相同的,差異僅存于失權效果的產生時間。

裁判形成主義,就是在自然人宣告破產后,破產人如若存在違法行為,才有法院對破產人做出失權的裁判。

2.3.2破產復權立法例

復權制度,各國采用的有三種,當然復權主義;許可復權主義以及混合主義。

所謂的當然復權主義,就是在破產程序截止后,如果自然人具備一定的法定條件,便自動獲取復權資格。

許可復權主義,就是在破產程序終結后,破產人已經清償所有債務,向法院提出復權申請,由法院判定其是否具備復權資格,并予以復權、

混合主義,就是在破產法中,既行使當然復權主義,也行使許可復權主義。該種復權主義主要源于自然人的破產情況裁定,滿足相應條件的自然人則適用當然復權主義。而破產事件較為特殊時,就需要向法院申請復權資格。

 

   

三 《民法典》關于自然人破產制度的完善

 

3.1完善自然人法律制度的需要

自然人破產制度是破產法的濫觴,目前,大多數國家以及地區的破產法都是由企業破產制度以及自然人破產制度組成的,并且自然人破產制度在各國破產法中都占據著較為重要的位置。但是,在我國《破產法》僅適用于企業法人,并沒有對自然人破產制度進行立法,自然人破產制度一直處于缺失的狀態。由此導致我國《民法典》在規范自然人制度時缺乏對自然人破產權利和能力的規制。如果我們把自然人申請破產視為自然人一項基礎的不可剝奪的權利,那么,自然人破產制度不僅關系到自然人的人身和人格權(破產申請權),還關系到自然人財產權和責任能力(有限責任和權利恢復),其法律影響和對自然人的保護利益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人格權獨立成篇對民法典的價值。《民法典》在自然人法律制度中增加自然人破產的規定,是大勢所趨也是應有之義。讓自然人自由參與到市場經濟的發展當中,并且受到《民法典》的保護更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和社會主義法治的基本要求。

 

3.2《民法典》完善的現實路徑

鑒于《民法典》剛剛頒布且是一項浩大的立法系統工程,同時,作為“國之重器”和“章憲典范”,《民法典》保持一定時期的穩定性和嚴肅性是必須的,所以不宜通過法律修改的方式增加和完善自然人破產法律制度的內容。考慮到自然人破產立法和司法實踐已經在江浙地區和深圳特區開始大范圍的實施,在實踐基礎上由最高法院進行總結提煉,在制定《民法典》司法解釋予以吸收和規范可能是當下最現實也是最穩妥的路徑。

 

結束語:

綜上所述,想要構建完善科學的自然人破產法制度,就要從我國立法規律出發,理論聯系實際并吸取國際上通行的立法制度經驗,并且構建一個獨屬于我國國情的自然人破產制度,以此完善我國《民法典》在自然人破產制度方面的不足和缺憾。

 

參考文獻

[1]郭富青.論現代商法的基點、形式與我國商法的體系化建構[J].學術論壇,2019,201:23-37.

[2]楊廷華,姜平.論我國個人破產法律制度構建的必要性和可行性[J].黑龍江生態工程職業學院學報,2019,3203:61-63+70.

[3]殷慧芬.個人破產立法的現實基礎和基本理念[J].法律適用,2019,11:69-76.

[4]趙雨吟.我國失信懲戒與個人權利保護的沖突與平衡[D].湘潭大學,2019.

[5]陳慧璐.論我國遺產管理人制度的立法構建[D].福建師范大學,2019.

[6]李源.論破產管理人的民事責任[D].吉林大學,2019.

 

(作者:陳 東,華商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華商(龍崗)律師事務所主任,主要執業領域為企業債務重組 、破產重整、清算)



返回





榮譽專題
華商公益活動
腾讯分分彩技巧皿可63390 1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风采 天津快乐10分玩法介绍 人多的棋牌平台 街机水果拉霸送分游戏 网页卖彩票软件 足球竞彩推荐比分预测 理财分析师好做吗 4人真人免费麻将游戏 彩票的app 北单实战过滤方案 3分赛车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下载 东北棋牌平台 欢乐麻将手游下载 我中彩票大奖真实经历 博格体育网-体育赛事资讯网站